当前位置 主页 > 新闻中心 >

医疗员工参与倒卖非法美容产品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点击:122
336*280广告
  由于比较“懂行”,经常有人会请武某做美容,一次治疗费用就可能高达万元。武某在当地名声颇高,甚至还有不少“回头客”。
  缺货时,武某主动找“王先生”联系购货事宜,“王先生”便安排工作人员将货物统一运送到嫌疑人邹某位于香港的一处办公点。邹某安排“水客”将货物分批从香港运送至其位于深圳市罗湖区的仓库。仓库工作人员收货后,再通过快递发货给武某。
  采用上下线人员“协作”模式,涉案美容药品或医疗器械,从“王先生”处发货后,先后会经过邹某、武某、彭某以及姚某等人,相关人员会在前者定价基础上再加价卖给下线。根据市场行情及产品类型不同,价格在几百元到数千元。
  宜昌市公安局伍家岗分局刑侦大队大队长薛文以普遍用于美容行业的玻尿酸举例:部分玻尿酸从香港进货时1280元左右,经过层层加价运送宜昌,其售价约3000元,消费者到美容院消费时,均价则在8000元到10000元之间。
  薛文向《法制日报》记者透露,涉案美容产品及医疗器械来自意大利、韩国等地方,但民警在调查过程中发现,部分产品以“出口转内销”形式以获取高额利润。
  “有部分产品是在国内某省生产的,犯罪嫌疑人将其出口至韩国,再从韩国经由香港运输到深圳,由深圳发货到全国各地,进而赚取高额利润。”薛文说。
  为逃避打击,一开始,在宜昌开展业务的姚某会将所有订单信息都发送给上线彭某,后期订单增加或是碰到好行情时,他也会先联系将产品寄至宜昌,再通过物流发货。
  由于正规美容医院门槛较高,涉案药品绝大部分卖给了并不具备美容资质的小型私人美容院,风险巨大。
  经查,自2014年以来,姚某从宜昌市向全国23个省、71个地级市寄售假药及不符合标准的医用器材553次,掌握购买者信息(姓名、住址、联系方式)100余人,主要销售美容(医疗器械)产品类别包括乔雅登(玻尿酸)、美思满、大S骨胶原贵族、奥利安东、奥泰、肉毒素、加卫苗、溶解酶、伊婉等40余种,仅姚某个人涉案金额就超过1000万元人民币。
  今年5月26日,宜昌市公安局在深圳、东莞、广州,宜昌等地同步收网,抓获犯罪嫌疑人11人,捣毁5个储存美容药品仓库。
  9月4日,此案被移送至伍家岗区人民检察院审查起诉,后经补充侦查于11月25日正式移送。案发后,宜昌市公安局向全国各地警方发送协查线索550余条。
  目前,案件仍正在进一步深挖中。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强劲市场驱动下,美容产品、美容医疗器械成为不少不法分子的暴利来源。
  湖北省宜昌市公安局近日通报,历时近1年,当地警方成功侦破一起特大生产、销售假药案,抓获犯罪嫌疑人11人,在宜昌及广东深圳、珠海等地捣毁储存美容药品仓库5个,扣押市值达近3000万元的美容针、瘦脸针、玻尿酸、肉毒素等美容类医疗器械和美容药品。
  去年7月20日,宜昌市公安局民警在工作中发现,该市居民姚某通过快递收寄大量美容药品和医疗器械等。
  经核实,姚某及其近亲属均无药品及医疗器材生产经营资质,涉及的药品及医疗器材均未获得国家进口许可批文,且数量及金额巨大,涉嫌生产销售假药、生产销售不符合标准的医用器材。
  按照我国药品法管理规定,药品进口需经过审查并取得进口药品注册证书,同时在进口时还要取得《进口药品通关单》及抽查检验。
  “这些非正常渠道进口的药品缺少必要的审查、检验环节,其运输储存环境不可控,质量很难得到保证,也无法区分究竟是否为国外正规厂家所生产。”宜昌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稽查局副局长王鑫介绍。
  由于案情重大,宜昌市公安局随即成立“7·20”专案组全力侦查此案。
  围绕与姚某关系密切的人、银行账户和物流信息等几大关键信息,警方很快理清姚某所在非法药品经营网络架构及其经营方式。
  专案组先后数次赴广州、珠海、深圳等地查证姚某上线进货渠道。
  警方查明,2014年以来,姚某通过电话、QQ、微信对全国各地美容院以及个人宣传无中文标识和进口注册文号的美容药品及医疗器械。有需要购买者和姚某联系后,姚某与其商定所需美容整形产品定价及数量等。
  “获得订单后,彭某把订单品种、数量以及收货地址、收货人发送给其上线彭某,身在广东的彭某再联系上线武某发货。”办案民警、宜昌市公安局伍家岗分局刑侦大队民警傅云飞告诉《法制日报》记者。
  傅云飞说,彭某与姚某原是老乡兼同班同学,前者经常在广州、宜昌两地活动。听闻买卖美容药品和医疗器械有利可图,姚某决定入伙,成为彭某下线,而彭某则是嫌疑人武某的下线。
  据了解,武某是深圳一家小型医疗单位员工,具有专业医疗背景,但工资并不高。利益驱动下,武某通过联系香港熟人“王先生”干起了非法美容药品及医疗器械买卖。
……
Copyright 广州科尔美美容仪器有限公司 - www.gzkem.com